上世纪九十年代那些事:天涯、海角、烂尾楼

js99699com金沙网站

2018-11-07

  1998年,旅客在通辽至集宁的火车上。 火车是百姓出远门最主要的交通方式。

改革开放,让世代被束缚在土地上的农民离开故土,踏上追梦的旅途。 王福春/摄  上世纪90年代是一个特殊的年代,它是中国的未来由朦胧而清晰、由迷惑而明朗的关键年代。

正是有了这个改革开放的过渡期,上世纪80年代的价值才会转化成具体的、实实在在的行动。   天涯、海角、烂尾楼  1991年,从北京学院毕业的张宝全,正兴高采烈地准备拍人生第一部商业电影,却接到八一电影制片厂撤项的通知。

不就50万元吗?干脆自己下海挣50万元再拍,张宝全决定到南方寻找机会。   他带着身上仅有的几百块钱来到这个举目无亲的经济特区。

飞机门一打开,闷热潮湿的空气向我扑来。 第一感觉像是进了桑拿房。

张宝全对深圳的印象并不好,我本来就怕热。

但张宝全还是被深圳的柏油路震撼了,那个年代国内很多地方都还是沙石路,而深圳人都穿着好鞋子。

  为了节省费用,张宝全住在一家便宜的招待所,没有空调。

我买了一箱方便面,塞在床下面。

他边等机会边找朋友。 有一个朋友在深圳倒卖批文和手持式电动缝纫机,这家公司加老板一共3人,张宝全希望成为第四个人,结束无业游民的状态。   有一回,老板请了很多领导去唱卡拉OK,这也是张宝全第一次进K房。 老板介绍说:这是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高材生。   当时我觉得很丢人。

2016年,在北京郊区的别墅里,张宝全还记得当时的尴尬,你还不如那个陪唱的。 南方人只看钱。 那时候艺术不值钱,钱最值钱。

万元户和导演出去,人家满脸的笑容肯定是给那个万元户的。

  后来张宝全在朋友处听到老板对自己的评价是:张宝全就是个文人,做生意不行。 基本上把我判死刑了。

张宝全只好离开深圳,几个月后,转战另一个经济特区海南。

  初到海南,张宝全走出飞机门时没有湿热的空气,只有满耳打桩机的声音,咣当咣当,遍地是工地,本能地觉得这个地方有机会。 1992年正是海南地产泡沫的顶峰,以四大银行为首的资金涌入房地产市场,要挣钱,到海南;要发财,炒楼花。

  后来与张宝全并列地产界京城四少的冯仑、潘石屹都已经在海南开始原始积累。 张宝全刚到海南时,冯仑的万通正在募资,还有人找过张宝全让他募股。 当年海南城市人口100多万,房地产公司就有2万多家,没人知道房子盖好卖给谁。

  1992年,深圳,人们蜂拥而上抢购股市抽签表。

  那是海南最疯狂的时候,击鼓传花。 一个穷光蛋,一夜就能变成百万富翁。

那时的百万富翁可以抵上现在的亿万富翁,张宝全亲眼看到这样的神话。

一个从北京下海的人,身无分文,借了200万元,不买地而是买了两台奔驰,专门跑当地领导,请领导吃饭、,结果批了一大片地,拿出一部分来一转手,就真的有钱了。

暴富后这个人回贫穷的老家光宗耀祖,答应帮家乡政府脱贫,县里筹集了2000万元交给他,他也豪气地承诺能赚两三倍。 他把钱买了地,却没想到海南地产泡沫很快就破灭。